[贝多芬] 贝多芬住所(08)侄儿—卡尔

1.jpg
▲贝多芬之侄卡尔

徒劳拼凑温馨的家园
同样在1816年,贝多芬的弟弟卡斯珀去世,引发了侄儿卡尔的监护权之争。这可谓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:卡尔的母亲好不容易脱离丈夫家暴的阴影(卡斯珀生前曾以刀刺穿妻子的手掌!),独子的监护权却被瞧不起她的严厉大伯抢走,必须女扮男装潜入男孩寄宿学校,或在贝多芬住所附近徘徊良久并买通仆人,才能偷偷见上儿子一面。

卡尔在贝多芬的住处,让中年男子的住所增添了不少温馨气息。有一晚,贝多芬弹着其他作曲家的作品,卡尔睡着了。当琴音突然出现急遽变化时,小男孩惊醒过来,竟迷煳微笑说:「这是我伯伯写的音乐。」然而,夹在亲爱的母亲和尊敬的伯父之间,小男孩更多的是仿徨担忧。

贝多芬无疑视侄儿如子,但性情激烈且自我中心的他,一向不知道怎么去善待自己深爱的人。(详情可参考:路德维希.诺尔(Ludwig Nohl)《贝多芬失恋记——得不到回报的爱》。

或许这近似为人父的经验,让他稍微能体谅当年带给他的童年阴影的父亲。侄儿的监护诉讼一结束,贝多芬突然想返回故里,他写了好几封信给老家的朋友,表达这份强烈冲动:「我怀着希望,或许未来的一年,能踏上我祖先的土地,并探望我父母的坟茔」。

50岁的贝多芬耳疾、溃疡性结肠炎、风湿、肺炎、心脏衰弱、严重头痛……一身是病。赞助人兼学生鲁道夫大公也患了消化不良症和关节炎,演奏能力退化,并开始对进入教会一事显出强烈的意愿,而在1820年成为大主教。贝多芬为此谱写《庄严弥撒》,可惜拖稿,未能如预计在大主教任职典礼上演。之后,这首钜作在国际出版和演出上引发一场争夺混乱。俄罗斯方面,由加利辛亲王(Nikolai Borisovich Galitzin)促成了演出。

其他城市甚至比维也纳更重视贝多芬新作的情况下,令贝多芬考虑将第九号交响曲移到普鲁士首都柏林首演,引发一场维也纳爱乐人士的请愿。在谱写第九号交响曲期间,加利辛公爵委托谱写四重奏,贝多芬于1823年1月回信答允。

同年,12岁的李斯特在举办维也纳演奏会后,由老师彻尔尼(Carl Czerny)带领去拜访师祖——兼大师兄(同样曾受教于萨利耶里)——贝多芬。不过,李斯特误记成自己拜访的是黑西班牙人之屋,事实上,贝多芬要两年以后才搬入那处住所,此时贝多芬主要住在科特巷(Kothgasse)60号。

快速服务:【点我充值Yue币】 【点我开通VIP会员】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全文阅读

共 1739 次阅读